向移民学习,澳洲移民学子拼写能力强

据澳大利亚《星岛日报》报道,一项最新分析显示,父母出生海外的移民家庭的子女,学术表现较来自非移民家庭的同学更为出众。此外,全国学能测验(NAPLAN)结果显示,族裔背景学生占比更多的学校,在读写及数学成绩优异,长远发展亦更好。

中新网3月24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备受全美华人关注的加州SCA5修宪案,因提案人撤回而告一段落。这场争议表面看是教育政策的分歧,要在“多元化”的名义下调整加州公立大学的录取政策,抑制录取率较高的亚裔和白人,拉抬“代表性不足”的拉美裔和非洲裔,但根本的问题还是“成绩落差”(Achievement Gap),因为某些少数族裔达不到重点大学的录取标准。否则,政客也没必要大费周章,试图制定倾斜政策来扶持他们。因此,探讨和解决族裔的“成绩落差”,应该是一个重大的教育议题。

中国社会科学报综合外媒报道科技世界新闻资讯网1月 13日报道,美国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最新研究报告显示,近年来,美国少数族裔虽然在学术方面进展较快,但社会经济背景依然影响他们的学术以及就业。研究显示,非洲裔、拉美裔和亚裔学生近年在学术表现上越来越好,在某些阶段和科目上已赶超白人学生。研究人员认为,英语依然是少数族裔新移民的重要障碍,虽然拉美和亚洲学生在数学等科目上能取得优异成绩,但在包含大量英文阅读的科目上明显落后于母语是英语的白人学生。比如,对于收入相对较低的少数族裔家庭,部分学生会转入能减免学费或提供低价午餐的学校,但这些学校难以提供更好的英语学习氛围,往往使得在学术表现上刚有起色的少数族裔学生再次面临学习障碍。

12月14日电 澳洲《星岛日报》刊发文章称,2017年澳洲学能测验结果显示,母语非英语的小学生在拼写方面的成绩优异,甚至超越母语为英语的学生,令人喜出望外。不过整体而言,澳大利亚学生的写作及阅读成绩下降,联邦政府形容情况为“警号”。

在“学生能力国际评估计划”(PISA)15岁学生解难评估表现中,澳大利亚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中,唯一族裔背景学生表现远超本地家庭学生的国家。

加州教育政策研究会(PACE)执行主任Plank曾经指出,全美各州的非洲裔和拉丁裔的测验成绩,普遍低于白人和亚裔,加州少数族裔学生最多,落差也最大。从联邦到地方,从“有教无类”教育法(NCLB)到各式教学计划,都试图解决这个难题。20多年来美国政府和民间耗费了大量的金钱和人力,但收效甚微。

学术;就业;学生;科目;社会经济背景;研究人员;英语;美国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显示;进展

文章摘编如下:

独立智库格拉顿研究院(Grattan Institute)根据全国学能测验(NAPLAN)的数据进行分析,比较学生入学后的长期学习发展,而不止是单一次的分数。结果发现,愈多懂得英语外第二语言的学生的学校,其学生整体的学习能力提高愈迅速,特别是在数学方面。相比族裔背景学生少于10%的学校,文化多元的学校的3至5年级学生的学习进度超前约3个月;中学生的分别更加明显,7至9年级生的进度可相差7个月。

一个普遍的社会现象长期挥之不去,必然有深刻的历史和社会原因。经济收入、家庭背景、英语能力、教育经费、师资质量、文化传统等因素,都会影响到学习成绩。只有对症下药,才可能药到病除。哈岗拉朋地联合学区是一所超过22000名学生的中型学区,其中拉美裔学生超过70%、亚裔超过10%。但是,两者之间的成绩落差很大。以2011年加州标准测验STAR结果分析,该学区亚裔生7年级英语测验平均比例分数(Mean Scale Score)414.1分,优秀比例60%,良好比例26%,及格9%。拉美裔生7年级英语测验平均比例分数359.1分,优秀比例17%,良好比例42%,及格29%。数学测验的落差也是一样。该学区亚裔生7年级平均比例分数423.5分,优秀比例52%,良好比例36%,及格10%。拉美裔生7年级数学测验平均比例分数363.0分,优秀比例18%,良好比例38%,及格30%。

中国社会科学报综合外媒报道 科技世界新闻资讯网1月13日报道,美国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最新研究报告显示,近年来,美国少数族裔虽然在学术方面进展较快,但社会经济背景依然影响他们的学术以及就业。

全澳数以百计的小学生,在入读小学时只会说有限的英文,部分学生完全不会说英文。至三年级,这些小学生在拼写方面的成绩,已超越母语为英语的学生。

在阅读能力上,双语学生在小学时期学习能力进步较慢,但升上中学后,他们的学习能力快速提高,在7至9年级时更比本地英语学生的阅读能力超前约6个月。

该学区华人教委陈介飞分析,亚裔生大多居住在哈岗地区,来自中产阶级家庭,父母学历高,教育资源多,又比较重视教育。拉丁裔学生大多住在拉朋地小区,来自新移民[微博]或低收入的家庭较多,学习环境差,部分家长[微博]还是农场工人,每年要配合农时迁移到不同的地方干活,孩子也要跟着走,离开学校中断学习。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的学习成效自然受到挑战。

研究显示,非洲裔、拉美裔和亚裔学生近年在学术表现上越来越好,在某些阶段和科目上已赶超白人学生。然而,由于这些少数族裔身处的家庭环境及社会经济背景,他们要想取得更好的学术成绩并不容易。研究人员认为,英语依然是少数族裔新移民的重要障碍,虽然拉美和亚洲学生在数学等科目上能取得优异成绩,但在包含大量英文阅读的科目上明显落后于母语是英语的白人学生。即使随着时间推移,这些学生语言水平取得进展,甚至达到精通水平,但因其社会经济背景等因素,他们依然难以在学业上有持续的优秀表现。比如,对于收入相对较低的少数族裔家庭,部分学生会转入能减免学费或提供低价午餐的学校,但这些学校难以提供更好的英语学习氛围,往往使得在学术表现上刚有起色的少数族裔学生再次面临学习障碍。

澳大利亚悉尼西南区费菲市(Fairfield)是多元文化的熔炉。区内的圣母玫瑰(Our Lady of the Rosary)天主教学校每年迎接90名幼儿园新生,当中大部分母语都是非英语。尽管挑战巨大,学校仍然成功跻身全澳40间读写及数理成绩进步最大的学校。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评估显示,来自华裔、韩裔、越裔和印度裔家庭的学生,学业表现尤为突出,而且在文化多元的学校,学生在课堂上较积极学习及守规矩。

亚裔生最多的阿罕布拉学区,座落于圣盖博谷小区,其中阿罕布拉高中的亚裔生和西裔生的人数各半,但是双方的成绩落差很大。几年前该校华裔生周同学曾在校刊发表一篇文章,分析拉美裔同学成绩落后的原因,他认为大多数拉丁裔家长较少关心子女教育,不如亚裔家长那么重视教育。周同学本人是一位十分优秀的学生,曾经赢得国际中学生奥林匹克生物竞赛金牌,后来升入斯坦福福大学深造。但是,他的文章曾经引起争议,被一些人认为有种族偏见。

另外,研究人员表示,除了语言障碍和家境外,少数族裔在就业过程中同样会遇到较多困难,在职场上遭遇不公平对待,即使他们成绩优秀。研究人员呼吁,美国社会应该加强对少数族裔在求学和就业过程中的包容性,给他们更多的发展机会。

校方称,过去五年间,三年级、五年级及七年级学生的学能测验拼写成绩,一直维持在纽省及全澳的平均水平之上,今年也不例外。校长哈萨斯(Nicholas Harsas)称:“我们的学生非常积极学习。看到他们入读时几乎不会说英语,短短12个月后进步神速令人欣慰。”幼儿园老师Julianne Merhi将成绩归功于入学早年的拼读教学。“因为很多儿童来到时只会说有限的英语,建立字母及声音的相关性尤其重要。”

专家认为,这或由于移民家庭父母对子女管教更严厉,并更常报名参加校外补习班。同时,移民家庭学生也会给本地学生带来“同伴压力”,致使他们更认真学习,从而带动整体学生学习能力的提高。专家呼吁,在澳大利亚教育僵化之际,教育改革应向移民家庭学习。

拉美裔的洛杉矶市议员Jose Huizar,以前是洛市学区的教育委员,他曾接受采访表示,该学区拉丁裔多数来自新移民家庭,收入低,有语言障碍。亚裔生则不同,很多家长拥有高学历,如果西裔生能有亚裔生那样的学习环境,也可以达到亚裔生那样的好成绩。(丁曙)

原住民及托里斯海峡群岛的学生,相比十年前,学能测验成绩亦大幅进步。在2008年,只有63.4%的五年级学生,达到全澳阅读能力的最低基准,比例在2017年上升至75.5%。然而相比非原住民背景学生的95%,仍然存在一段距离。

(原标题:美国族裔成绩落差探因 亚裔家长重视教育引关注)

必威,澳大利亚教育部长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称,全澳学能测验成绩是对“教育家和决策者的警号”。高中生的写作分数下降,阅读分数维持原有水平,未见增长。女生和男生的成绩亦出现鲜明的差别,女生大幅领先。93.8%的女生达到全澳阅读的最低基准,相对男生只有89.6%。

此外,澳洲课程及评估报告局的公民及权责调查(Civics and Citizenship Survey)评估学生对政府、选举、警察、媒体及原住民文化的态度,同时计算学生参与志愿及慈善活动的程度。结果显示,55%的六年级学生达到最低的公民意识标准,然而在十年级学生当中,该数据只有38%。

调查发现,公民意识达至“精通”(proficient)标准的学生数目,比三年前的数据下跌了6%。伯明翰称,情况令人不安。“结果令人悲哀,值得深切关注。这提醒我们,学校需要给予学生足够机会去学习,根据整体课程充分扩大知识领域。学校专注在读写以及科学、科技、工程及数学的科目是必须的,但学生亦需要学习澳洲社会的基本价值。”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转载请注明出处:向移民学习,澳洲移民学子拼写能力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