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公正审判何时至,家属维权艰难

“真没想到是这种结果,我们不能接受。”江玥的父亲江勇激动地说,“我们要求一个公正、公平的审判与量刑。”江勇认为,对于戴维斯的量刑应至少是终身监禁。

作者:梁异

江玥赴美留学前曾给自己的弟弟留下一封信,鼓励他好好学习,她学成回国后先在公司里给爸爸当助手,等弟弟长大后让他来接爸爸的班。

“不能接受的结果” 社会各界齐关注

北京时间2016年1月17日下午3时,江勇接到了江玥同学从美国打的电话,噩耗传来“那一刻,天就塌下来了。”江勇悲愤地说,第2天他就飞抵了美国,看到孩子的遗体,那种心情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过,相信没人能够感受到江勇当时的心情。此后一连7天,江勇总共睡眠不足10小时。

随后,陈恩东下车查看,发现车后被撞了一个坑。他看到后车的白人女司机坐在驾驶位,手里拿枪,透过车玻璃对着自己。

2016年1月16日,江玥驾驶一辆载有其男友的汽车,在当地一路口处等红灯时,被戴维斯驾驶的汽车从后面撞上。随后32岁的戴维斯下车,近距离向江玥连开数枪,江玥伤重不治死亡。案件发生后,江玥男友陈恩东也返回了中国。

“美国刑法在制定的时候就不够严谨,法律太强调施害者的权益,对受害者保护不够,对犯罪人员惩罚不够。”

法庭文件显示,辩方律师曾以戴维斯患有抑郁症为由为她解脱罪责,但江玥家人在庭审记录中查出,戴维斯在犯案前2年已停用了抗抑郁症药物。据此江玥家人认为,“除非戴维斯在犯案时抑郁症复发,否则不能以此为由提出抗辩。”此外,“戴维斯犯案时使用的武器是非法得来的,而且非法持枪,计划行凶,这些足以构成一级谋杀罪。”江玥家人表示,完全不能接受给戴维斯定二级谋杀罪。

江玥家人不满这一结案结果,已于近日赶往洛杉矶,寻求法律咨询,准备向当地法院提出申诉,请求检方以一级谋杀罪名重新起诉戴维斯。

然而,祸不单行。就在江玥命案噩耗传出的第6天,江玥的奶奶原本身体就有病,听到这一不幸的消息后,病情突然加重,也过世了。江勇在短短一周时间内,接连失去了2位亲人,悲痛欲绝,他勉强支撑着,匆匆为江玥料理完后事,就飞回重庆赶着为母亲出殡了。

邓洪认为,负责此案的检察官有严重失职行为。他指出,检察官没有尽最大努力告知被害人家属相关进展,也未让家属在判决过程中行使他们的参与权,此外,检察官理应主持公道,为受害者伸张正义,但此案检察官面对种族倾向却低头退却。

江玥与弟弟之间感情特别深,江勇回忆说,弟弟要上眼药,家里谁都无法把眼药滴到弟弟眼睛中去,只有江玥才可以。

华强还建议,在美留学生和其他华侨华人要有法律意识,首先自己不要违法,如果遇到司法不公,要积极寻找有正义感的律师和社团组织来发声和曝光,给司法不公施加舆论压力。

江勇说,检方对于接受二级谋杀认罪协议的解释太牵强:检方担心陪审团中会有人有种族偏见,12人很难达成一致意见,甚至导致案件流审。

对此她总结道,华人社会要加强团结,利用舆论的力量来保障权益。(资料来源:美国《侨报》、美国《世界日报》、中国侨网、新华网、国际在线)

那个常数天上飞机的女留学生

陈恩东慌忙回到车上,催促江玥说:“咱们走,这人有枪!”江玥立即转动方向盘,但是被右前方的一辆货车挡住了去路。

2年多来,失去女儿的悲痛让江勇受尽煎熬。江玥命案后留给江勇的一个最明显的“后遗症”是严重失眠。“一想起孩子就无法睡觉。”这一状况一直持续了1年多,影响工作,伤害身体,“时常脑中一片空白。”

必威 1必威 2

2年前,江玥命案刚发生时,江勇曾要求检方对嫌犯寻求死刑判决,当时检察官表示,在美判处死刑不易,按一级谋杀罪名起诉把握性更大,而且江玥命案是亚利桑那州多年来从未发生过的重大恶性案件,检方表示对一级谋杀起诉更有信心。可现在的情况让江勇无法接受:“他们如此草率地处理这桩命案,让人不解。”

嫌犯“降罪” 受害人家属赴美讨公道

江玥家人指出,戴维斯是有计划杀人的。根据马瑞科帕县高等法院江玥命案的庭审记录,戴维斯在犯案前曾在家中给男友留有一张写有“你会在新闻上看到我”字样的纸条,表明她已有杀人预谋,只是没有明确的行凶对象。江玥的表姐徐翔表示,这一证据表明,戴维斯当时是有计划地杀人,而一级谋杀罪名与二级谋杀罪名的根本区别在于,前者是计划杀人(planning to kill), 后者这是意图杀人(intent to kill)。

在确凿的证据面前,为何美国法律还会让无辜的受害者及家人承受无法挽回的代价?休斯敦华人律师陈文接受国际在线采访时,对此分析说,这和美国法律的内在缺陷有关。

江勇回忆说,江玥是一个很顾家、懂孝道的孩子。学校一放假,她第一时间就赶回家。在家里,她常常坐在父亲身边与他聊天,还关照父亲不要多吸烟。

闲暇时会数天上飞过的飞机,幻想着哪架飞机可以载着她回家,这曾经是留美中国女学生江玥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然而,在2016年1月16日,几声枪响过后,江玥再也无法实现回家的心愿。

江玥执意要到美国来读书,可她也表示完成学业后一定会回家。她与父亲之间已有了默契:江勇计划让她接自己的班,等女儿毕业后先在自己的公司里做些金融方面的工作。江玥盼望着能早日完成学业,回到家乡去,亲近她的同学都知道江玥的这一心愿,江玥闲暇时会数天上飞过的飞机,幻想着哪架飞机可以载着她回家。

两年多来,江玥命案也一直受到中国驻洛杉矶总领馆高度关注。中领馆向法庭和法官转达了受害人家属的陈情信,呼吁本案裁决公正,并与侨社代表一起面见本案法官,表达对广大中国留学生人身安全和公平权益的关注。

“失去了孩子,人变得消极了,什么事也不想做。”江勇常常在深夜无眠时问自己:“人这样活着,意义何在?”

加州律师邓洪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介绍,如果戴维斯被判一级谋杀罪,将面临终身监禁甚至死刑,但若被判定二级谋杀,则只会面临10年至25年监禁。

据美国侨报网报道,根据美国亚利桑那州马里科帕县高等法院法官格兰维尔(Judge Warren Granville)6月11日上午的裁决,江玥家人就撤销江玥命案认罪协议的申诉无效,法官坚持在6月15日根据检辩双方达成的认罪协议宣判,枪杀江玥的罪犯戴维斯今年2月以二级谋杀罪认罪,最高刑期25年。江家人绝不会接受这样的结果,可人在异国他乡又如何维权?

陈文建议,在美留学生或在美居住的华人发生刑事案件后,要和当地政府机构如警察局、检察机关、法院等密切联系、反映情况,也要找合适的律师咨询。

戴维斯原本被指控14项罪名,包括一级谋杀、持致命武器及恐吓、持致命武器妨害治安等重罪。她被捕前,曾将车辆及凶器藏匿,并回家洗浴更衣、消灭证据。今年2月,戴维斯承认犯下二级谋杀罪,认罪后其它指控均被取消。负责审理江玥命案的法官格兰维尔原定今年4月30日对罪犯戴维斯的量刑做出宣判,江玥家人获知消息后便以无法取得赴美签证为由,请求法官将宣判日期延至6月15日。

中国侨网6月15日电 题:江玥案将宣判嫌犯“降罪”引迷思:公正审判何时至?

江玥家人指出,检方在处理江玥命案的程序上也存在严重疏失,根据亚州法律,对于重大案件,在检辩双方达成认罪协议、或假释及释放嫌犯前,作为前提条件,检方必须让所有案件受害人了解案件的进展情况。江玥命案有2名直接受害人,一是江玥,二是案发时乘坐江玥驾驶的轿车的江玥男友、中国留学生陈恩东。但无论是江玥的家人还是陈恩东都未收到过有关检辩双方意图达成认罪协议的通知。

戴维斯对江玥开枪数次,江玥中枪后车子失控,撞上另一辆轿车后才停下。最终江玥被送医后不治身亡。

江玥命案受害人家属一行数人日前抵达洛杉矶,已请求中国驻洛杉矶总领馆向亚州马里科帕县检察长转交了江玥命案结案申诉书。包括江玥的父亲江勇在内的数名家人均表示,不能接受亚州马里科帕县高等法院的结案结果,戴维斯25年的刑期不足以彰显正义,或还受害人以公道。江玥家人认为,根据他们掌握的命案证据,检方应有充足理由以一级谋杀案起诉戴维斯。

洛杉矶华人律师华强受国际在线采访时,也认为在司法不公面前,华人自己要更加努力。“受害人的家属要明白,自己有权利请私人律师。在刑事案件中检方是受害人的律师,但是在赔偿等方面要由私人律师出头来帮助华人争取利益。”

江勇说,“女儿当年是主动要求来美国读书的,而且得到了全额奖学金,她在美国读书没花家里什么钱。”江玥来美读书前,江勇给了她一张卡,后来江勇看过那张银行卡上的记录,都是一些几十块钱、顶多上百块钱的花销。江勇是一名企业家,可江玥从未炫耀过自己“富二代”的身世。江玥遇害时年仅19岁,是亚利桑那州大金融专业二年级学生。

针对华人受害却无法得到公正对待的情况,陈文指出,“美国的种族歧视依然存在。”陈文说,目前白宫中的少数族裔成员非常少,亚裔更低,华人官员、法官、警察非常少,因此华人没有族群优势。

经过2年多的挣扎,内心平复了许多,可检辩双方的认罪协议又让江家人受到了二次打击。江勇表示,以前他过于信任美国司法体制,现在他要接受教训,一直与检察官沟通,向他们施压,这次要得到案件的公平合理的审判结果才会离开美国。

必威 32018年6月8日上午,在柔似蜜邓洪律师事务所内召开江玥案新闻发布会,江玥的父亲江勇、表姐徐翔赶到现场,面对记者宣读家属陈述书,强烈要求严惩凶手。(美国《侨报》/章宁 摄)

江玥命案已发生了2年多,随时间的推移,这一命案给江玥的父亲江勇带来的心理创伤已在逐渐平复。可没想到的是,当他看到了《侨报》今年4月初有关江玥命案的报道时,却大吃一惊,在受害人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检察官与嫌犯戴维斯(Holly Davis)已达成认罪协议,照检辩双方的协议量刑,嫌犯在狱中服刑最多25年。

法庭文件显示,辩方律师曾以戴维斯患有抑郁症、嗑药为由,为她解脱罪责。但江玥家人在庭审记录中查出,戴维斯在犯案前两年已停止了嗑药,基本在相同时间她也停用了抗抑郁症药物。为此江玥家人认为,“除非戴维斯在犯案时抑郁症复发,否则不能以此为由提出抗辩。”

必威 4

此时,持枪的白人女司机来到江玥的一侧,手枪隔着车窗玻璃对准江玥的头。当时车已经在行车档,江玥却因为慌乱移动了档位,车未能启动,再移动档位的时候,戴维斯就开枪了。

江勇反驳说,他不相信陪审团没有正义感,他坚信美国司法量刑是有标准的。江勇的诉求是,“按一级谋杀起诉是最基本的条件。”这次他来要看到最后公平的结果。

必威 52018年6月11日亚利桑那州坦佩市,中国留学生江玥被枪杀现场附近,家人及当地侨界为江玥举行了追思会。当地华人、留学生及亚利桑那州主流媒体参与现场活动。(美国侨报网/杨文田 供图)

江玥父亲:认罪协议带来了二度伤害

两年前,江玥命案刚发生时,江勇曾要求检方对嫌犯寻求死刑判决,当时检察官表示,在美判处死刑不易,按一级谋杀罪名起诉把握性更大。

2年前弟弟听说姐姐遇害,痛不欲生,一拳砸在墙上,那时他才11岁。江勇说,姐姐突然遭遇命案,给弟弟打击很大,让他极度缺乏安全感,后来曾数度被老师发现他买刀,把刀放在书包中以防不测。他对到国外读书也表现处强烈的恐惧感。

今年4月,嫌犯戴维斯突然表示认罪,承认二级谋杀。检方对戴维斯的指控也由一级谋杀变成二级谋杀,其他指控都被撤销了。

审判结果不公平合理 江父不离美

2016年1月16日下午,江玥驾驶一辆汽车,与她同行的还有男友陈恩东。在路口处等红灯时,他们的车被嫌犯戴维斯(Holly Davis)驾驶的汽车撞上。

江勇回忆说,那年江玥在家过完了寒假,即江玥命案发生前10天,是他驾车把女儿送到了重庆机场,因为女儿急着要与在北京的同学汇合,一同回美国,他们父女简单告别,可万没想到,那竟是父女间的诀别。

“美国有一些保护受害人的组织,通过和这些组织沟通可以获得更多信息,包括如何申诉、如何和政府机构打交道,如何收集证据等”。陈文说,如果华人是受害人,也可以联系当地的华人组织、社团,通过媒体报道来引起美国社会的重视。

亚利桑那州中国女留学生江玥命案6月15日宣判,女罪犯戴维斯(Holly Davis)今年2月在受害人家人不知情情况下,与检方达成认罪协议,承认犯有二级谋杀罪,面临最高刑期25年监禁。江玥家人不满这一结案结果,5月下旬赶来美国,寻求法律咨询,准备向亚州马里科帕县高等法院提出申诉,请求检方以一级谋杀罪名重新起诉戴维斯。

此外,“戴维斯犯案时使用的武器是非法得来的,而且非法持枪,计划行凶,这些足以构成一级谋杀罪。”江玥家人表示,完全不能接受给戴维斯定二级谋杀罪。

江玥案嫌犯“降罪”一时间引起舆论哗然。据美媒报道,江玥的表姐表示,一级谋杀罪名与二级谋杀罪名的根本区别在于,前者是计划杀人(planning to kill),后者是意图杀人(intent to kill)。

地方检察官最初指控戴维斯14项罪名,包括一级谋杀、持致命武器恐吓、持致命武器妨害治安等三项重罪指控。戴维斯曾经在2016年2月的听审中表示不认罪,她称自己患有精神抑郁,要求做精神判定,并且表示在案发前,自己服用了过量止痛药。

计划杀人还是意图杀人? 量刑定罪引迷思

不仅是家属和中领馆,这一案件的发展也牵动着当地华侨华人及中国留学生的心。6月11日,在江玥被无辜杀害的现场,江玥家属、当地侨界以及中国留学生举行了追思会,表达对此案凶犯“降罪二级谋杀”的不满。

江勇说,检方对于接受二级谋杀认罪协议的解释太牵强:检方担心陪审团中会有人有种族偏见,对判案结果很难达成一致,导致案件流审。

“真没想到是这种结果,我们不能接受。”江玥的父亲江勇在接受美国《侨报》采访时激动地说,“我们要求一个公正、公平的审判与量刑。”江勇认为,对于戴维斯的量刑应至少是终身监禁。

美国亚利桑那州中国留学生江玥驾车被追尾,而后遭美国中年女子枪杀。日前,女嫌犯在受害人家人不知情情况下与检方达成认罪协议,承认犯有二级谋杀罪,面临最高刑期25年,嫌犯“秘密减刑”引起受害人家人的不满。当地时间6月15日,法庭会对该案件做出宣判,可否产生公正的结果?答案还未可知。

在受害人家属不知情的情况下,检察官与戴维斯达成认罪协议,若法官按照检辩双方的协议量刑,嫌犯在狱中服刑最多25年。

江玥家人在接受美国《侨报》采访时指出,戴维斯是有计划杀人的。根据当地法院江玥命案的庭审记录,戴维斯在犯案前曾在家中给男友留有一张写有“你会在新闻上看到我”字样的纸条,表明她已有杀人预谋,只是没有明确的行凶对象。

人微言轻? 华侨华人如何维权

“按一级谋杀起诉是最基本的条件。”这是江勇的诉求,他表示这次要看到最后结果才会离开美国。

6月12日上午,当地法院举办了江玥案听证会。法官在听取完申诉后,表示不接受律师和家属撤销认罪协议的请求,6月15日按原定时间表,开庭审判。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转载请注明出处:必威:公正审判何时至,家属维权艰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